• 当前位置: 甘肃救生器材信息网 > 电驱虫器 > 正文

  • “南昌杀妻抛尸案”今日一审宣判 凶手获死刑
    时间:2021-07-22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    精彩弹幕,尽在客户端 

    【“南昌杀妻抛尸案”今日一审宣判 凶手获死刑 】 7月16日 ,“南昌杀妻抛尸案”一审宣判,被告人王某龙判处死刑 。2020年10月13日晚,王某龙在家中与妻子易某因家庭琐事发生纠纷,当晚王某龙将易某杀害,并于16日抛尸。

    据极目新闻此前报道:

    南昌男子杀妻抛尸后冒充妻子跟单位请假和岳母聊天 死者母亲:他杀人后还约人开房

    2020年10月13日,女子易某在家中被丈夫王某龙残忍杀害,抛尸赣江。

    5月15日,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易某母亲张女士,她说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求能判凶手死刑!”

    据王某龙交代,案发当晚,他和易某因为琐事发生了争吵,对方想要避开争吵出门,但被他堵在了卫生间里。他用左手掐住易某脖子时候,对方不断向后退直到不能再退。等她反抗时,他便改用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,直至易某窒息死亡。

    易某死后,王某龙为了掩盖罪行,不仅将妻子的尸体装进箱子抛进了赣江,还冒充妻子跟单位请假,和母亲张女士聊天。

    “他就是一个杀人魔鬼。”易某的母亲张女士称,王某龙杀害女儿易某后,他一边用女儿的手机跟自己聊天,伪造女儿在世的假象;一边约朋友逛街吃饭,还约女网友开房。

    张女士称,事情发生后,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女儿11岁时,她和前夫离婚,一人抚养女儿长大成人,十分不容易。

    后来,女儿易某毕业后进入了当地一家法院工作,面容姣好,性格活泼开朗,是个很讨喜的女孩子。

    2017年,易某驾车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,认识了处理交通事故的辅警王某龙,两人随后萌生了好感,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  被害人照片

    张女士称,她对王某龙印象一般。但女儿喜欢,她也没办法,两人还瞒着她把结婚证领了。

    “我的天都塌了。”张女士说,她原本以为女儿会结婚幸福过一辈子,没想到连命都没了。

    当时,她听到女儿被害的事情,当场晕了过去,后被送到医院抢救才苏醒过来。

    事发后这大半年,张女士经常失眠,身体也垮了。她告诉记者:“我都快没命了,我现在活下去的唯一支撑,就是等法律的判决,还我女儿一个公道。”

    张女士称,她一直在等待开庭,并向法院提交了申请书,愿意主动放弃民事赔偿要求,只求能判王某龙死刑。

    此前报道

    南昌杀妻抛尸案死者母亲发声:他除了长得帅一无是处,好吃懒做!

    南昌一名菜农在赣江扬子州水域发现一具女尸,经核实为拾遗的易某(现年28岁)。经过调查,易某丈夫王某龙有重大作案嫌疑,10月17日下午4点,王某龙被抓捕归案,王某东称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,气极之下才做了傻事。

    据悉,两人相处已经三年有余,女方的母亲张兰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。

    死者母亲张兰面对镜头喊出了心中的疑问:“都结婚了,他为什么不照顾她,还要这么残忍?”据张兰回忆,女儿和张某龙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,女儿当时在法院做书记员,而张某龙自称在交警队做交警,后来才知道他只是个辅警。

    但女儿却跟着了迷一样跟着张某龙,母女俩曾多次为此事发生争吵,最终张兰还是拗不过女儿,默许了两个人的交往。

    男方不求上进

    张某龙的家庭情况非常复杂,父亲曾经有过三段婚姻,张某龙在父亲和后妈眼里就是一个累赘,不仅得不到关点关爱,反而成了一个出气筒。这种成长环境让张某龙的心理产生巨大落差,对生活和工作都提不起兴趣。

    做辅警的时候因为消极怠工被精简了,随后又做过房产中介、健身房销售等工作,今年8月份从某英文培训机构离职后一直无所事事。

    他除了长得帅一无是处,好吃懒做

    张兰:“这段感情我一直都是不同意的,他比女儿小3岁。我默许他们交往之后,这个男的就住到我们家来了,虽然我很反感他,但女儿却对他百依百顺,还说我不同意就断绝母女关系,我就这一个女儿!我跟她爸20年前就离婚了,这么多年都是跟她相依为命。”张兰还说张某龙好吃懒做,性格也很孤僻,似乎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。

    28岁女孩魂断姐弟恋

    但女儿喜欢,她也没有办法,只能尽可能地帮一下他们。张兰看着手中的红包和金链再一次哭出了声:“这是我给那个男的买地,花了1万多,我还问女儿喜不喜欢。还有一天就举办婚宴了,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出事,酒店都准备好了,刚才酒店还打电话来跟我确认细节……”

    母亲要一个公道

    女儿已经走了,和她相依为命28年的女儿走了,张兰知道女儿永远都回不来了,她现在迫切地想知道张某龙为什么要对女儿下毒手,也想看到张某龙付出应有的代价。对于一个无牵无挂的老人来说,赔偿什么的对她不重要,她要的只是一个答案、要的只是为女儿讨回公道,让害死女儿的罪魁祸首以命抵命!

    这起悲剧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,人的性格比外貌更加重要,在选择对象的时候一定要本着人品至上的原则,万万不可被外表所迷惑。就算外形再出众,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不复存在,而性格是伴随终生的。

    一个性格孤僻、不求上进的人永远不会有前途,跟着他就会赌上自己的幸福。

    这个28岁的女孩更是输掉了生命,她输给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自信,自以为能改变这个男人,结果换来一个惨痛的教训,这次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  南昌杀妻抛尸案:“瞒着家人领证”,为何不被祝福的婚姻难幸福?

    查看大图

    近日南昌发生一起“杀妻抛尸案”,杀妻者已被警方控制,初步定性为“是因琐事发生口角”而触发的悲剧。不过以媒体报道中的“岳母视角”来看,貌似悲剧早已注定,死者的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,女儿是瞒着家人领的结婚证,并且直言对于“准女婿”并不满意,因此一直以来不同意女儿的婚事,只是从死者母亲给“准女婿”购买万元金项链作为订婚礼物来看,母亲最终还是硬不过女儿。

   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如果没有“岳母视角”的述说,仅凭案情的通报,其实很难看到案情的隐秘之处。死者的母亲在谈到对“准女婿”不满意的时候,所强调的“非常懒惰和不求上进”与案情通报其实是比较相符的,因为案情通报中显示“8月份后离职至今无业”。

    至于死者母亲所提到准女婿“对大人不尊重,性格孤僻,不善于沟通”其实就相对更主观一些。要知道,在我们的婚恋框架下,绝大多数女方父母在意也就两点:其一,女婿的经济基础要扎实,不扎实,潜力股也行;其二,对女儿好,对女儿好,对女儿好。

    但这也不代表“准女婿”不满足这两点就结不成婚,在很大程度上,只要女儿愿意的情况下,父母往往还是会同意的。毕竟包办婚姻的时代已经过去,虽然道德礼法上父母对儿女的婚姻有一定的发言权,但更多也只是亲缘层面朴素的关怀而已,并不会成为婚姻的“拦路虎”。

    只是,在道德化较重的婚姻观念里,总觉得“不被祝福的婚姻难幸福”。这里面其实包含两个层面的考量,老旧的婚姻框架里,是把两个人的婚姻作为两家人的关系弥合来看的,这导致,如果两家人不同意新人结合,基本上是难有幸福可言的,当然这其实是基于“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图景”。

    可事实上,现在的婚姻框架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。两个人的结合更强调两个人的志趣相投,所以就“不被祝福的婚姻难幸福”来讲,更在于两个人是否有相同的志趣,起码就生活的维系而言“能不能过下去”是要主要衡量标准,而这其中的关键点在于“经济基础扎实不扎实或有没有扎实的可能性”。

    所以,回到“南昌杀妻抛尸案”中,可能作案动机并不复杂。虽然警方并没有详细通报“琐事”是什么,但就“13日作案”,“16日抛尸”,“18日举办订婚宴”来讲,“琐事”十之八九应该是关于订婚事宜的问题,并且很大概率可能是因为男方经济条件的问题。

    就“岳母视角”下的不满言论来讲,作为当事“准女婿”应该是知道的,这种情况下,很容易在订婚宴的节点上被激发出来。这种问题在传统的婚姻构建上,其实是比较普遍的。因为就传统婚姻而言,订婚宴的分量远比领证结婚要大得多,毕竟其中包含接纳和面子的问题。

    这种时候,两个新人已经完全从彼此的爱和理解中跳出来,而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维护各自亲人的脸面上,所以很容易将问题道德化。因此,对于南昌杀妻抛尸案来讲,如果要作为典型的案例进行社会学层面的剖析,最好不要单纯以“暴力杀妻”去介入,要不然很容易偏离具体的事实。

    与此同时,在基本的婚恋现实中,谈钱谈房谈车都不为过,最怕的就是把物质基础道德化。目前来看,主流的婚恋秩序中,女方父母考验“准女婿”还是比较普遍的。但是,只要不道德化,不把不满意转化成“偏见”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只可惜,有太多女方的父母,总是借着世俗的偏见对“准女婿”进行人格侮辱,这导致非但不解决问题,反而会把问题激化。

    之所以强调“这一点”,并非是为杀妻者辩驳,而是就具体的婚恋秩序来讲,作为新人之外的“重要参与者”应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,起码要尽可能地去保持克制。因为就新人的结合来讲,终究还是要回到真实的生活中,这种时候如果不同意也尽量跟自己的人沟通,而非将态度表现得那么直接。

    而作为新人自己来讲,除却要考量感情的维度,也要尽可能的理解长辈的心情,不要刻意的去道德化各自的态度和言行,能交流最好,不能交流也要保持基本的风度,只有如此,在一场全新的结合协商中,各自才能保持最大程度的体面,并且还能做到互不伤害。

    所以,无论是“准儿媳”和“公公婆婆”的关系,还是“准女婿”和“岳母岳父”的关系,都不要太过着急的把对方当自己人,只要各自做到基本的尊重,一切亲密关系都是可以逐渐构建起来的。但是在具体的现实中,之所以这类关系鸡毛一地,就在于各自的控制欲太强,都想利用道德优势碾压对方,最终的恶果就只能体现在新人的婚姻破败上。

    当然,就根本上而言,对于“南昌杀妻抛尸案”这类悲剧来讲,最大的问题还在于“杀人者”比较极端,也就是并没有看清楚婚姻的本质是什么。当然,这其中也不排除“情绪化迷失认知”的可能。因为就我们的人生价值理念中,总期待人生的完满,也就是人生节点一定要符合美好的预期。

    可事实上,人生的真相里,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拥有完美的生活固然重要,但是比起构筑完整的自我,其实依然是次要的。所以无论面对什么困境,尽可能地以自我构筑为中心才可能获得更好的结局。毕竟就毁灭他(她)者来讲,一定意义上就是毁灭自我。

Powered by 甘肃救生器材信息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